独居人口年增近百万, 韩国“低欲望社会”依旧无解?

“韩国政府不断建议‘保持社交距离’,仿佛是在间接地提出建议,‘准备独居生活吧’”。

当前,韩国政府已经开始改变传统的人口策略,从扭转韩国社会的低生育率现象为主,转为寻求与低生育率社会共存。在鼓励年轻人生育、确保未来劳动力维系养老金制度的同时,更加关注将现有的妇女和老年人留在职场,或者鼓励他们自主创业。

(本文首发于2021年8月12日《南方周末》)

新冠肺炎疫情被指加剧了韩国的“独居”现象。图为2021年7月9日,首尔居民在一处临时检测点排队等待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新华社/图)

夏日午夜过后,首尔梨泰院商区依旧挤满了无忧无虑的年轻人,他们坐在小酒馆里举着伏特加或烧酒碰杯、欢呼,他们挤在散发着汗味的舞厅,跳舞到天亮。

距离梨泰院商区40分钟车程的延南洞美食街也有类似的景象。不少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独自一人坐在餐厅一隅的隔间内,在烧烤架上烤几份鸡肉串,配上啤酒。吃罢,他们独自回到不远处的单身公寓。

一个人吃饭、喝酒、看电影,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独居”正成为韩国年轻一代的生活方式。2021年8月2日,韩国统计厅发布《2020年人口住房总调查》显示,韩国的独居人口数量已达到664.3万,同比增长了95万,“一人家庭”占韩国家庭总户数的31.7%。

“单身社会,正成为一次空前强大、无可避免的社会变革?!泵拦缁嵫Ъ野锟恕た死锬喜裨凇兜ド砩缁帷芬皇橹兴枋龅摹岸谰印薄安换椤毕窒笳诤晌质?。

一种年轻人抵制传统社会的方式

28岁的金惠敏独居已经两年多了。2019年,她从父母家搬出来,在首尔大学城附近租了一间17平米的单身公寓。尽管房间不大、位于顶层,公寓楼老旧,还没有电梯。

但惠敏觉得,能一个人生活比什么都重要。她把墙壁刷成石板灰,挂上心形镜子和云形霓虹灯。她还从家具App的“独居栏目”里,网购了一张折叠床、一台迷你微波炉和一个空气炸锅——大小正好适合一人食。顶楼的天台更是惠敏的小天地。

独居让内向的惠敏松了一口气。5年前,惠敏在首尔一家小型广播公司担任平面设计师,常常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

“你表现得太差了”“你不够好”,同组前辈会因为她工作迟到几分钟如此批评惠敏。

一些韩国年轻人时常用“地狱”来形容职场的压抑?!拔腋芯跷冶簧钔谱徘敖?,而这不是我自己的选择?!钡被菝粝蚋改盖阃鹿ぷ餮沽κ钡玫降娜词寝揶?,“你是唯一觉得压抑的人”。

2017年,惠敏决定辞去工作,转身做一个自媒体漫画师。她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注册了账号,以一个环抱双腿女孩的漫画形象记录她快乐的独居生活,也画出了韩国年轻人在求学、就业和婚恋上面临的压力。

“我就像一块旧电池,需要待在房间里慢慢充电。每当我独自一人待在房间,就能感到世界是平静的??梢砸恢背涞?,没人可以评判我的生活。这样的空间和时间,我太喜欢了?!被菝粝衷谑且桓鲇凶?.4万粉丝的网红。

在工作结束后,惠敏喜欢看看流行综艺《我独自生活》(I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