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促法實施條例修訂靴子落地
“名校辦民?!敝\求出路

從公辦附中派來的教師,目前在民辦附中里擔當各學科的教研組長,一旦抽離,其他年輕教師可能“怎么上課都沒了方向”。

即使“轉公”,民辦學校面臨的最大問題還是教師編制。吳華擔憂,地方教育行政部門難以騰出大量編制分給新的公辦學校。

“原來的民辦學校,是不用政府財政花錢的,或者政府掏的錢只是生均公用經費津貼,這個補貼只相當于當地公辦學校的1/20,有的甚至是1/50?!边@也是二十多年前啟動“公有民辦”改革的原因之一。

2019年7月3日,昆明限報民辦初中課堂體驗,云大附中門口,陪孩子來參加課堂體驗的家長人山人海。 (IC photo/圖)

懸了5年,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下稱《實施條例》)于近日正式公布,攪動規模龐大的民辦教育行業。

新政出臺后,2021年5月22日,北京一場民辦教育政策分析的會議,就吸引了上百名民辦學校管理者從各地趕來。

“我的學校也是‘公參民’,以后從公辦學校什么支持都得不到了嗎?”會上,一位來自山東濰坊的民辦學校人士向浙江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吳華發問。

“公參民”,常見的一種形態是“名校辦民?!?,即公辦學校參與舉辦民辦學校。這一模式從義務教育階段到高中階段均有可能涉及。

這場會議的主題,是《實施條例》修訂對民辦教育的影響。事實上,早從2016年民促法修訂開始,民辦教育新政就不時傳出風聲,但直至《實施條例》公布,這只靴子才終于落地。

新政引發的討論中,既有聲音支持監管趨嚴,認為重新洗牌才能更有序地發展;亦有聲音認為《實施條例》對義務教育民辦學校多了不少限制。

“你看我們真是白頭發噌噌地往上冒,”廣東佛山市一位民辦學校校董對南方周末記者形容自己近來的擔憂,“雖說我只有一點點股份……”

辦學自主權會否受到限制?直接或變相取得辦學收益的關聯交易受限后是否還有其他空間?有公辦學?;蛘Y源參與的民辦學校怎么“分家”?這是民辦學校校長們最關心的三個問題。

這當中,公辦和民辦脫鉤問題涉及民辦學校性質的轉變,要解決的問題更為復雜。

“公”“民”脫鉤在即

“公參民”發展已有二十余年,有相當一部分民辦學校因為貼上名校標簽,在招生等方面享有優勢,發展勢頭不錯。

最典型的就有河北衡水中學參與舉辦的不少民辦高中學校,每落一地,都引發強烈關注。亦有眾多知名大學附屬學校掛牌民辦學校,例如“北師大附中某分?!本驮谌珖鞯亻_花。

吳華長期從事民辦教育政策研究。對于前述提問,他解釋:“根據《實施條例》,公辦學校只能參與非營利性民辦學校,而且不得直接或者變相取得辦學收益。這意味著不但掛牌費、管理費不能拿,公辦校付出的成本、以學校為接收者的收益也都不能有?!?/p>

“也不能有師資課程上的往來合作了嗎?”對方追問。

吳華給出了另一條解決路徑:“目前來看,民辦學校給來自公辦校的老師支付薪酬,尚未在禁止之列。如果和公辦校建立關系,老師相互支持或者是開展一些活動,收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