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槍利益集團受挫,美國“槍患”仍然無解?

每逢大規模槍擊案后,美國社會都進入一個固定的模式:群情悲憤—控槍爭議—更大規模的購槍潮。

圍繞控槍問題,民主黨和共和黨越來越呈現出一條清晰的“黨際鴻溝”。據蓋洛普稍早前一項民調顯示,僅24%的民主黨人對全國步槍協會有好感,而對后者持好感的共和黨人則超過七成。

(本文首發于2021年5月27日《南方周末》)

2021年4月13日,四萬朵白色絹花被擺放在國會大廈與華盛頓紀念碑之間的國家廣場草坪上,以紀念去年在全美槍擊事件中喪生的四萬多人。這一塊豎立在華盛頓國家廣場草坪上的標牌,顯示佛羅里達州共有2872人死于槍擊事件。 (新華社/圖)

2021年5月22日至23日,美國又迎來一個“血腥的周末”。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報道,僅兩天,全美有5個州發生槍擊事件,至少有12人喪生。

“槍患”困擾美國多年。幾乎每一份民調結果也都表明,支持“控槍”是美國主流民意,“控槍”之路卻步履維艱。

瀕臨破產還是“金蟬脫殼”

全國步槍協會(NRA)被認為是美國“控槍”之路上最大的攔路虎。它遭到紐約州總檢察長利蒂希婭·詹姆斯(Letitia James)的窮追猛打。

2020年8月,歷經18個月的調查取證,詹姆斯在曼哈頓法院提起訴訟,她指控全國步槍協會的高層人員挪用公款,并要求解散該組織。

“他們把協會當成了自家的錢袋子,肆意占有和掠奪?!闭材匪怪缚厝珖綐寘f會執行副總裁韋恩·拉皮耶(Wayne LaPierre)等4名高管人員貪污數額龐大的會員費。

從公布的起訴書來看,拉皮耶等人還被指控涉嫌公款私用,用于支付前往巴哈馬的航空機票、家庭旅行以及昂貴的膳食。其中,拉皮耶還被指收受昂貴的禮物,私自使用供應商的游艇,還為自己預先設定了一份1700萬美元的離職合約。

詹姆斯的調查顯示,全國步槍協會因此損失6400多萬美元,即從3年前的盈余2800萬美元變為當前虧損3600萬美元。

“全國步槍協會是貪婪、虐待和違法行為的溫床?!闭材匪怪缚?。全國步槍協會主席卡羅林·梅多斯(Carolyn Meadows)則公開反駁稱,詹姆斯的指控是有預謀、沒根據的攻擊,是與黨派和選舉有關的權力斗爭。

2021年1月15日,全國步槍協會宣布,根據美國破產法第11章的條款,該組織已申請破產保護。同時,為了“擺脫紐約州腐敗的政治和監管環境”,全國步槍協會將退出紐約州,并在得克薩斯州重組為非營利組織。

“紐約要毀掉全國步槍協會,他們想拿走你們的槍支,毫無商量余地?!?020年9月,特朗普發表推文建議,全國步槍協會將注冊地遷往得克薩斯州,以便在那里過上“美好的生活”。

得克薩斯州通常被認為是共和黨的“票倉”,并且擁槍者眾多。最近,全國步槍協會在得克薩斯州的生活并不“美好”。2021年5月11日,得克薩斯州達拉斯(Dallas)市的聯邦法官作出裁定,全國步槍協會不得通過破產途徑在該州重組。

“全國步槍協會不是真誠地提出破產申請。它不像傳統的破產案件,債務人面臨財務困難,或無法滿足裁決的要求,而更像那些試圖在訴訟中獲得不公平優勢或避免監管計劃而提出破產申請?!币幻摪罘ü俦硎?。

申請破產、異地重組,這被認為是躲避紐約州訴訟的“金蟬脫殼”。2021年1月15日,全國步槍協會在一份聲明中也承認,“沒有資不抵債”,它正處于“多年來最佳的財務狀況”。

標榜“無黨派、政治中立”

全國步槍協會早已官司纏身。2020年8月,華盛頓州也指控該組織涉嫌“違規使用數以百萬計的基金會款項”。2020年11月,紐約州金融服務部指控全國步槍協會違規銷售了28015份保險。

“以咆哮開始,以嗚咽結束?!比珖綐寘f會律師揶揄紐約金融服務部的調查。最終,全國步槍協會還是接受了250萬美元的罰款,它的保險業務也被暫停5年。

盡管屢遭調查、官司纏身,但這并沒有妨礙全國步槍協會“美國最有影響力的游說集團”的地位。自1994年克林頓政府推動《攻擊性武器聯邦禁令》以后,全國步槍協會幾乎從未輸過重大的控槍立法。

2018年2月,佛羅里達州帕克蘭市一所高中發生導致17人死亡的槍擊案,兇手所持武器為AR-15步槍。不久,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市開始禁止攜帶運輸強殺傷力武器和大容量彈匣。

這項禁令讓全國步槍協會如鯁在喉。在其施壓和推動下,2021年3月,一名博爾德市法官以“州法律規定地方政府不能禁止持有或出售槍支”為由裁決博爾德市的禁令無效。

當天,全國步槍協會發表聲明慶賀。就在禁令罷黜的數天后,一名槍手手持AR-15自動步槍,在博爾德市一家商場打死了10人。

全國步槍協會不僅對控槍政策背后“施壓”,還時常走上前臺。2018年3月,佛羅里達州將購買步槍的最低年齡從18歲提高到21歲,全國步槍協會隨即以“提高最低購槍年齡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為由起訴佛羅里達州。

全國步槍協會的年均預算高達2.5億美元,擁有五百多萬名注冊會員,它的歷史則可追溯到1871年。當時,它主要針對南北戰爭后美軍士兵射擊水平差的情況,為軍方提供“科學的提高射擊技巧”。

成立之初,全國步槍協會就具備壓力集團的特征。它推動戰爭部在國會設立“全國槍械訓練推廣委員會”,并安排會員占據了該委員會三分之一的席位。

1934年,全國步槍協會內部開設“立法事務部”,逐漸從槍支培訓擴大到政治游說,包括影響總統大選、國會選舉以及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等。

多年來,全國步槍協會一直標榜它是“無黨派性、非營利性、政治中立的機構”。但據美國國會公布的政治獻金統計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8年,全國步槍協會等機構僅通過行動委員會渠道就捐款1.13億美元。

當前,在美國國會的535名議員中,至少有307人直接從全國步槍協會取得過競選資金,或者從該協會免費提供的競選廣告中受益。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還披露,在全國步槍協會提供的政治獻金中,較大的20筆都流向了共和黨籍議員。

控槍之爭與黨際鴻溝

對于全國步槍協會的慷慨解囊,共和黨人難免會在政策上投桃報李。歷史上,最大的槍支放松管制法案當屬里根政府在1986年推動的《武器擁有者保護法》,它大幅放寬了對槍支銷售者和購買者的限制。

進入小布什政府時期后,共和黨人拒絕審議《聯邦攻擊性武器禁售令》,致使這一在民主黨總統克林頓時期通過的控槍法案在期滿后自動失效。

“只有共和黨人執政,才會讓全國步槍協會繼續保持影響力?!?021年5月21日,槍械店老板弗雷德·弗拉斯(Fred Frass)專程從密歇根州趕到紐約聲援全國步槍協會。

他還戴著一頂印有特朗普頭像的紅帽子。一直以來,特朗普都力挺全國步槍協會。2017年4月,特朗普成為自里根以來首個在全國步槍協會年會上發表講話的在任美國總統,他向全國步槍協會表示,“你們會在白宮擁有一位真正的朋友和支持者”。

全國步槍協會的支持對于特朗普勝選至關重要。據美國國家公共電臺報道,該組織對特朗普的資金支持是2012年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的三倍多,而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則被全國步槍協會的政治廣告描繪為“一個要破壞憲法第二修正案的候選人”。

在2017年10月拉斯維加斯露天音樂會58人遭槍殺后,特朗普也一度支持控槍,禁止使用可將步槍改裝為自動武器的撞火槍托。

不過,向控槍邁出“一小步”,特朗普政府以退為進卻為擁槍做出更大的政策讓步。特朗普上臺后不久,由共和黨控制的參眾兩院就廢除了奧巴馬政府發布的一項行政命令,取消了安全部門對購槍者精神健康信息的審查。

奧巴馬總統時期,民主黨人推動的控槍法案多數折戟沉沙。其中,一項將購槍背景審查范圍擴展到槍支展銷會和網絡購槍領域的法案,盡管得到了90%美國民眾的支持,卻在2013年被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否決了。

2016年1月,奧巴馬總統不得不繞開國會,以發布行政命令而非法案的方式管控槍支。一年后,這些政策努力被新上臺的特朗普政府廢黜。

圍繞控槍問題,民主黨和共和黨越來越呈現出一條清晰的“黨際鴻溝”。據蓋洛普稍早前一項民調顯示,僅24%的民主黨人對全國步槍協會有好感,而對后者持好感的共和黨人則超過七成。

通常,參議院通過一項控槍法案至少需要60票支持,但在兩黨議員平分秋色各50人的情形下,民主黨很難拿到足夠的支持票數。

“對于新的控槍政策,我一分鐘都不想再等了?!?021年3月22日,一名槍手在博爾德超市槍殺10人后,美國現任總統拜登再一次誓言要管控槍支。

早在就職前夕,拜登就曾在社交媒體上表示,他將“挫敗全國步槍協會”“結束槍支暴力”。多名控槍人士認為,拜登政府也只能在“限制彈匣容量”“禁止網售武器彈藥”“加強購槍背景調查”等細枝末節問題上做文章。

2021年4月,白宮新聞秘書珍·普薩基(Jen Psaki)也公開承認,“民主黨并不想尋求推翻或修改憲法第二修正案”。

“讓好人持槍”制止暴力?

“紀律嚴明的民兵乃保障自由國家的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與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容侵犯?!边@條制定于1791年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一直被全國步槍協會和不少共和黨人視為無往而不利的“尚方寶劍”。

這條誕生于反對英國殖民統治的法案,在230年后的今天越來越顯得不合時宜。美國非營利機構“槍支暴力檔案”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1月至3月23日,至少有9539名美國人死于槍支暴力。

新冠肺炎疫情、美國總統大選等因素帶來的社會動蕩,更是讓2020年成為史上“最血腥的槍擊集中暴發年”,全年累計有4萬多人死于槍支暴力,平均每小時有5人死于槍擊,較2019年激增47%。

槍患還讓美國付出了巨大的經濟成本。據英國《獨立報》報道,美國每年治療槍傷的費用在28億美元左右,而用于包括醫療救助、警方調查、司法起訴等在內的直接開銷為86億美元,槍擊暴力帶來的間接損失則高達2290億美元。

娛樂、自衛以及出于“第二修正案激進主義情懷”,被認為是多數美國人購買槍支的三種目的。來自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一項研究發現,實際上使用槍械的情形則更為隨意,甚至各種鬧劇不斷。

一些人“一言不合就拔槍”。2021年4月,一對佐治亞州父子因言語爭執,在自家門口拔槍互射,幸好被趕來的警察及時制止。稍早前,一名制片人在費城攝制一部講述槍械泛濫的紀錄片時意外中槍身亡。

面對日益嚴重的槍患,全國步槍協會開出了“良方”:要讓好人持槍。

這一主張較早的提出者是正被紐約州起訴的全國步槍協會執行副總裁韋恩·拉皮耶。2012年12月,一名槍手在桑迪·胡克小學校園槍殺了包括20名兒童在內的26人。這起慘案后,拉皮耶公開提出“讓好人持槍”的口號。

這種以暴制暴的思路也得到特朗普的支持。2018年2月14日,佛羅里達州校園槍擊案后,特朗普一面指責校警“懦夫”,一面呼吁“武裝教師”。

“在公開場合發生槍擊案時,如果持有槍支的市民主動介入,可能會使情況更糟糕。除非受過良好的專業訓練,否則只會造成更多傷亡?!彼固垢7▽W院教授約翰·多諾(John Donohue)在接受《時代》雜志采訪時認為,“讓好人持槍”的做法并不可取。

按照“讓好人持槍”的邏輯,界定誰是“好人”至關重要。如上文所述,全國步槍協會一直激烈反對針對購槍者進行的背景審查。

“讓好人持槍”還可能為公共安全幫倒忙。據“槍支暴力檔案”組織的案例統計顯示,2007年以來,在美國40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持有隱蔽攜帶槍支許可證的人至少造成了1760起與自衛無關的死亡。

哈佛大學一項針對1.4萬起涉槍犯罪案的研究也發現,真正出于自衛目的的槍擊案低于1%。

“一種保守、倒退的反應”

控槍能否降低槍擊案發生率,也成為擁槍支持者與控槍、禁槍者爭論的話題之一。全國步槍協會多次提出的例證是,全美控槍最嚴格地區之一的華盛頓特區,2020年至少有167人死于槍擊案。但相鄰的弗吉尼亞州一直采取寬松的控槍政策,同期只有26人死于槍擊。

這是一種奇怪的現象:弗吉尼亞州的人口是華盛頓特區的12倍,死于槍擊案的人數卻只有后者的六分之一。

“抵抗槍支暴力組織”認為,這與華盛頓特區原本糟糕的治安情況有關。如果不控槍,華盛頓特區將會有更多的人死于槍擊。

近年來,每逢大規模槍擊案后,美國社會都進入一個固定的模式:群體悲憤—控槍爭議—更大規模的購槍潮。

2021年前四個月,美國的槍支銷售量比去年同期猛增31%,銷售量達到1600萬支。美國國家射擊運動基金會(NSSF)的數據還顯示,2020年有850萬人購買了他們人生的第一支槍。

婦女和少數族裔成為全國隱蔽持槍許可證持有者中增長最快的群體。自2020年9月窗戶被惡意用磚塊打破后,美籍華人林茜買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桿槍。

她對筆者說,在其以往的固有觀念里,“只有警察和那些壞人才會用槍?!?/p>

槍患不斷,人人自危,甚至連拜登政府可能出臺控槍政策的傳聞和預期都會成為推動槍支銷售的動力。

“每一次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美國人就開始囤積武器,他們擔心政府會限制他們擁有槍支的權利?!泵绹氨┝椖俊毖芯恐行穆摵蟿撌既苏材匪埂さに估J為,“這是一種保守、倒退的反應?!?/p>

全國步槍協會則趁機大力宣傳擁槍文化。最近,它推出的持槍版“小紅帽”童話又一次出現在媒體平臺上,一些美國槍械制造商還推出了五顏六色的“童槍”,試圖將銷售目標的年齡降低到小學生群體。

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